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佳作有赐 美文共赏

《静静的荷塘》圈友的电子微杂志

 
 
 

日志

 
 
关于我

文字的交流,也是心灵的传递,人文素质修养由此展开,友谊由此牵手……

网易考拉推荐

【荷塘文集】第七集◇散文作品◇拙朴的枇杷----作者:平淡如水  

2016-11-29 15:08:09|  分类: 荷塘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荷塘文集】第七集 《片片红叶情》2016.11.30.

【荷塘文集】第七集 《散文作品》                   --作者 - 荷塘文集 - 佳作有赐 美文共赏
 
  


【荷塘文集】第七集◇散文作品◇拙朴的枇杷----作者:平淡如水 - 荷塘文集 - 佳作有赐 美文共赏

 

【荷塘文集】第七集◇散文作品◇拙朴的枇杷----作者:平淡如水 - 荷塘文集 - 佳作有赐 美文共赏
作者:平淡如水

【荷塘文集】第七集 《散文作品》                   --作者 - 荷塘文集 - 佳作有赐 美文共赏
 

      枇杷是一种常绿乔木,对自然的适应能力较强。枇杷树不高,没有白杨树挺拔的身材,也没有邻居香椿树的伟岸身姿,更加不可能有云杉直冲霄汉的雄姿;甚至都没有同样是常绿树木的桂花树高大、茂密。枇杷树也不粗壮,根本不可能有苍松的遒劲与粗壮。枇杷树一般只有碗口粗细,主干上几乎从擦地而起的地方就向四面伸出青灰色的枝桠。随着主干不屈地上升,很快就形成郁郁青青、茂盛浓密的球状大树冠,仿佛一群硕大的绿菇缠绵在一起。

       枇杷树虽然没有高大伟岸的躯体,也没有钢浇铁铸一般坚强有力的腰腿胳膊,但是枇杷树四季常青,不论在和风煦暖的春日,还是赤日炎炎的夏季,以至黄叶纷纷的金秋,甚至在冰天雪地的寒冬,一直浓郁青绿,无声地显示着生命的顽强和绵长。

      枇杷树上的叶片修长秀丽,刚刚萌发嫩叶呈黄绿色,遍身好像笼上了一层薄薄的轻纱,又好像从牛乳里洗浴过一般,显得非常温和可爱。长大以后的叶片逐渐变成绿色,成熟以后凝聚成浓绿色。这种浓绿好像经历了岁月冰霜雨雪的历练,慢慢地凝聚而成的。浓的凝重,浓的肃穆,好像随时都会滴下一滴。

       枇杷花的花蕾呈橙黄色,一簇簇、亲亲热热地挤在绿叶簇拥的枝头。稍不注意的话,或许以为是一点点黄泥不和谐地粘附着。大概是由于映衬的叶片特别青绿,枝头色彩有些与众不同的花蕾才显得有点引人注意。大约在每年中秋时节,也许是仔细地端详着夜空里圆月萌生了团圆的意念,也许是温馨浓郁的桂花温情的孕育,也许是一阵阵清爽里带着柔情的西风轻轻的呼唤,枇杷枝头橙黄色的花蕾不慌不忙地绽出了浅浅的笑脸,五瓣淡黄色的花瓣温情地簇拥着一小簇橙黄色的花蕊,沐浴着西风和金色的秋阳悠悠地浅笑着。浅淡的小花一直要开到年底,甚至在初春的清风里,偶尔还可以看见一两朵淡黄色的小花羞涩地藏在浓绿丛里。带着满心的惊喜蹑手蹑脚地靠近淡黄色的小花,轻轻嗅一嗅,好像啥感觉也没有。凝视的时间久了,似乎有一些非常清淡的浅香,若有若无地缭绕着,宛如寂静的夜里站在满天的星光下,静静地倾听着星星的絮语。尽管枇杷花几乎没有香味,花朵很小,和美丽艳丽几乎也沾不上边,但是花旁不时仍然有一些可爱的小蜂子、调皮的小粉蝶在蹁跹着、舞蹈着。

        也许是因为枇杷树四季常青,永远都是满树蓊蓊郁郁的浓绿显示着旺盛的生命力吧,闲暇时,我总是喜欢站在树旁,默默地凝视很久。看着看着,满树的浓绿和毫不显眼的小花,竟然幻化出一位朴实和善的小老头形象。这位小老头就是我曾经的领导老牛。

      老牛姓牛,虽然没有老黄牛那样伟岸强壮的体魄,但是具有老黄牛的朴实、勤奋与执着;做任何事情,哪怕就是火烧眉毛,他仍然是一副不慌不忙,慢悠悠的的样子,就好像枇杷树开花。

       第一次看到老牛是在三十多年前,我刚刚参加工作不久。那是中秋节前后的一个下午,全乡所有的中小学校长都要来我所在的中心小学参加工会工作会议,校长安排我在会场倒茶倒水。会议将要开始时,主持会议的领导不时皱着眉头,不住地叨咕着老牛怎么到现在还不来,真是个火烧眉毛都不急的慢性子,温热水。听着听着,我也偶尔瞟瞟学校大门,但是一直看不到校长模样的陌生人进来。

        会议刚开始,一个人影匆匆闪进校园。我一看来者是位身材矮小的老头,看上去很不起眼,五十左右,满头稀稀拉拉的头发已经花白。上身是一件半旧的深蓝色中山装,上衣左胸上小口袋里插着两支表明知识分子身份的钢笔;下穿一条半旧的灰黄色裤子,一副饱经沧桑的从容善良。一看就是一位很普通朴实的人,好像只要走进人群,就像一滴水落入湖面,立刻融入其中,瞬间踪影不见。我刚想问一句你找谁,会场里不知道谁大声招呼着:牛校长,快进来,就缺你一个老末!会议已经在开了。

       散会后已经暮色苍茫,大家三三两两谈笑着去食堂聚餐。我关好会议室的门,正好和最后出来的牛校长一道,我带着敬意很客气地喊了他一声。他一怔,停下脚步,眼光亮了很多,盯着我看了又看。我连忙微笑着进行了自我介绍,同时也仔细看了看他,满是细密皱纹的脸上写满了和蔼,闪烁着真诚的笑意。他很高兴地回应了我的问好后,就喋喋不休地小声诉说起来:哎呀!一天到晚事情真是太多!我带着毕业班的数学课,班级上四五十人,每天都要改几套作业;还要备课,学校里还有七事八事的,常常忙得饭都吃不上嘴!话语里,有轻微的抱怨,更多的是真诚的解释。听了他近乎唠叨的解释,满心充满敬意的同时,对他今天到会迟到似乎有了一些理解。

         不久,我就慢慢地从别人闲谈的话语里得知了老牛一些零零碎碎的轶闻。老牛一九五二年就参加了工作,当时年龄还不到二十岁。由于领导见他忠厚老实,颇有水平且字迹工整,做事认真而且很有耐心,就安排他到刚刚创办的小学当了一名老师。参加工作不久,学校因为教室不够用需要搭建房屋;但是学校材料不够,而且缺少经费。老牛那时还是小牛,父母已经过世,他得知此事,内心深处好像有一股抑制不住的力量一刻不停地催促着,便不声不响地回到家,自作主张把自家的两间旧房子拆了,找人把材料运到学校。事后,上级有没有给材料钱,谁也不知道。不过,后来有人问到此事,老牛一如既往言语和缓地说学校给了材料钱。

         从参加工作那时起,他就以校为家吃住都在学校。大概是因为没有房子,老牛一直单身。直到三十出头,已经工作十多年而且省吃俭用的老牛有了一些积蓄,便在原房址上建起了三间土墙瓦屋,有了窝巢,有位好心人便给他介绍了一位姑娘,比老牛小十余岁,聪明伶俐,调皮活泼。开始,部分人并不看好此事,因为看起来两人年龄以及性格爱好相差很大。谁知姑娘及其父母满口答应,不久,老牛就幸福地成了亲。原先并不看好此事的人大惑不解,还是老牛的爱人和邻居们谈心时,心直口快的爱人道出了原委,主要是因为老牛本性忠厚老实,兼之每月都有三十余元的固定收入。

       成亲后的老牛在工作上一如既往勤奋认真,不久就担任了离家不远的一所小学的校长。担任领导责任加重,事情增多,老牛从此更加忙碌。虽然不像旋转的陀螺,但不论春夏秋冬一年四季毫无空闲。一天到晚,在学校除了按时到班级上课,就是坐在办公室里写写画画;要么写备课笔记,要么就慢慢地一本一本地批改学生的作业。

         据说,他晚上在家里也总是写写画画的。家住农村,家里总会有一定数量的鸡鸭鹅猪。老牛在家偶尔也笨拙地帮忙喂喂鸡鸭鹅猪,其余的事情,好像从来都未做过。这不是老牛偷懒、贪图享受,也不是不会做,而是实在忙碌的厉害。爱人开始还埋怨、指责他几句,他每次都慢慢地点着头,哼哼哈哈地答应着,但答应后常常忘得一干二净。即使在爱人的指挥棒指挥下去做,他也是慢腾腾的。爱人见此,几次三番之后,苦笑着埋怨几句,就不再喊他做家务事了。老牛也不闲着,总是趴在桌上,一如既往慢慢地写写画画。

        听得多了,对老牛越来越了解。对他的工作效率,内心里实在有些不屑;但是对他的工作态度,却越来越感到由衷的敬佩。

         两年后,老牛调到我所在的学校担任主要领导,我和他的接触更多了。年轻人都有很强的好奇心,这两年对牛校长的各方面情况早有耳闻,我便悄悄地观察牛校长日常工作情况,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动作慢,到底慢到怎么样的程度。

        开学第一天,老师们陆陆续续地到了学校,懒散地坐在办公室里慢悠悠地喝着茶,嘻嘻哈哈地聊天说着假期的闲话,谁也没有焦急的神色,谁也没有已经正式上班的紧张。因为那时分田到户的时间还不长,有些民办教师一大早还在自家的田地里做了很多事情才到学校上班的,其实也就是来点卯而已,内心里还盼望着尽快下班好回到责任田继续劳动。

         老牛以他一贯特有的慢悠悠的性格,慢慢地召开了第一次教师会,宣布了规章制度后开始分配任务。拈轻怕重大概是国人潜意识里的痼疾,真真假假地争争吵吵一番毫无结果,大家在嬉笑声中一哄而散。临走时,老牛一改说话小声小气的习惯,大声招呼着:明天继续按时上班啊!超过八点算迟到,不来按旷工处理。大家仍然若无其事地嬉笑着,同时老牛轻轻的嘀咕声断断续续传过来:学校计划还没写,还要安排课程和班主任。唉——”

        第二天教师们陆陆续续到校后,老牛抓紧时间再次召开了全体教师会,他拿着一张写得密密麻麻的信笺,首先念出他自己任教一个班级的主课,另外还搭配了常识课;接着又念了每个教师任教的科目以及每个班级班主任名单。少数教师嬉笑着似乎还想说出一些,但是看到年过半百的老牛既担任校长,又任教了主课和常识课,大家说着、调侃着,谁都没提出异议。当天,因为班主任刚刚安排,到校报到的学生也不多,班主任象征性地到班级转了一圈,就算结束了一天。

        教师们再次到校上班时,老牛已经在办公室里,慢慢地一会做这事,一会儿做那事。教师到齐了后,老牛不住地提醒每位老师,课程表已经安排好,希望大家今天要正式上课。到了上课时间,也许教师们都还沉浸在暑假的闲散神态里,也许那时各校开学后都要将近一周时间才可以稳定下来正式上课,大家都不慌不忙。牛校长催了好几声上课,办公室里的教师仍然神态自若地谈笑着,就是没人离开办公室到教室去上课。过了一会儿,老牛慢慢站起身,拿着书本微微弯着腰向班级走去。办公室里的教师们相互看看,声音越来越小,有些教师看看课表,也勉勉强强地拿着书本走进教室。

         呆在办公室里暂时没课的几位教师继续悠闲地喝着茶闲谈着,一位喜欢开玩笑、喜欢无事生非的中年教师捧着茶杯走到老牛的办公桌前,随手翻起桌上的备课本,几页一翻,吃惊地说:这个老牛慢腾腾的,他竟然把教学计划写了,还备了两个课时的课。老牛动作之慢,在每个人心目中早已烙上了深深的印记。眼见他刚开学就备了几个课时,还写了计划,想想他还安排了学校其他人的工作,安排了学校总课程表。办公室里的几个人,有的人脸上露出了由衷的敬佩之情,也有人露出浓浓的不解之意。

        在一起上班不久,我就亲眼见到了老牛做事情动作的缓慢。有天早上签到时,老牛正拿着钢笔在一张纸上慢慢地一下一下划着,很多地方都是笔尖划过的印痕,原来是钢笔不下水。划了几下,老牛一声叹息,慢慢地摸出另外一只钢笔,不慌不忙地写起来。我心里一乐,难怪老牛动作慢。钢笔不下水,立刻就换呗。

       时间久了,见他每天都把备课本带回家去,作业本也经常带回家。第二天清早带回学校时,作业本肯定全部批改完了,备课本上常常也写了一两个课时。我以及大家在感到惊奇的同时,不禁想到,老牛这一晚熬夜至少要到午夜时分。不然,按照他的效率,不到半夜,根本就完不成这些任务。

        遇到上级领导布置了额外的任务,例如写材料、填写各类表格等等,我们看着都替他担心,有时诚心诚意地提出帮助他分解一些任务。他听了,除了偶尔把一些简单的材料让别人代笔,其余的任务总是亲自完成。同时,总是一如既往地嘻嘻一笑,慢慢地说:这些表格上的数字,不是你们经手的,大家都不清楚。不知道是不放心大家,还是爱护大家、体谅大家。他带回去的表格,第二天到校时,除了极少数不明确的地方,总是基本完成。

        一年后,他任教的班级学生成绩在全乡各小学评比时,虽然没有得到第一,但是班级学生的总平均分和第一名相差不到一分;和以前每个学期一样,总是在全乡处于前列。

        老牛就是这样平平静静,工作虽然一直慢慢悠悠,但是始终勤勤恳恳、踏踏实实,没有也根本不可能有过振奋人心的成就;但是说他耕犁千亩实千箱是完全符合的。有人说成绩就是无数次平平常常不间断的累积,几十年如一日始终把非常平凡的小事做得很好,就是最显著的成绩。这样的人生,就是成功的人生。

        朴实执着的枇杷树也是这样。淡黄色的小花在秋风萧瑟万木凋零的时节开始悄悄地绽放,一直到寒冬腊月大雪纷飞的日子,还在不慌不忙一如既往绽放着;陪伴着皑皑冰雪,陪伴着凌寒的腊梅。等到冰消雪融的时节,腊梅已经隐去身影时,不起眼的淡黄色小花却凝聚成了一颗颗碧绿的果实,无声无息地吸收着阳光雨露。初夏时节,碧绿的小圆球才慢慢地变成一枚枚金黄色的果实;摘一颗枇杷果实擦干净放进嘴里,酸酸甜甜,满口生津,顿时觉得回味无穷。



【荷塘文集】第七集 《散文作品》                   --作者 - 荷塘文集 - 佳作有赐 美文共赏
 
【读后感言】枇杷树也是我所见到的,一年四季不停歇地展现自身风采的植物。作者通过枇杷树,忆起了一位曾经可敬的老领导老牛。人们都说他做事慢,他虽慢,却一刻不停,总这样兢兢业业做着该做的事。读到这里,让我想起了一个可能每个人都知道的幼儿故事,《乌龟和兔子赛跑》。这则幼儿故事,要让我们从小懂得“快”和“慢”的辨证关系。如果大家都能按照这个道理,像老牛那样,没有一人怠工,社会又会怎样?一篇寓意深刻的好散文。
                                       (编者:清水轩主)

 【荷塘文集】第七集 《散文作品》 --作者  9 - 荷塘文集 - 佳作有赐 美文共赏

 

原文地址

http://yangming49.blog.163.com/blog/static/227668174201610613819512/

==================================================================================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