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佳作有赐 美文共赏

《静静的荷塘》圈友的电子微杂志

 
 
 

日志

 
 
关于我

文字的交流,也是心灵的传递,人文素质修养由此展开,友谊由此牵手……

网易考拉推荐

【荷塘文集】第八集 ◇小说作品◇ 老韩进城----作者:浩然  

2016-12-30 14:44:19|  分类: 荷塘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荷塘文集】第八集 《小说作品》  标题      --作者: - 荷塘文集 - 佳作有赐 美文共赏
【荷塘文集】第八集 《小说作品》  标题      --作者: - 荷塘文集 - 佳作有赐 美文共赏
 

                                                  


【荷塘文集】第八集 ◇小说作品◇ 老韩进城----作者:浩然 - 荷塘文集 - 佳作有赐 美文共赏

   

                                             【荷塘文集】第八集 ◇小说作品◇ 老韩进城----作者:浩然 - 荷塘文集 - 佳作有赐 美文共赏

                                                 作者:浩然

【荷塘文集】第八集 《小说作品》  标题      --作者: - 荷塘文集 - 佳作有赐 美文共赏


韩祥来这几天,快要把自己憋成一只发霉的闷葫芦了。你道为啥?原来是自己那不争气的腰腿疼又犯了。不早不晚,正是春耕大忙季节。村里满大街瞧不见一个人影,人人忙得午饭都要在地头上将就凑活儿,就差点儿把自家儿的床铺,也要按在地头上睡了。

   韩祥来终于扛不住,败阵回家,几经努力,才勉强扶住土墙根儿,把沾满泥土的镢头顺墙放好,顺势拿衣襟擦了一把额头的虚汗。歪歪扭扭走向北屋,正要开门,只见求食儿的鸡一窝蜂追到身前,韩祥来稍不留神,就摔了一个趔趄。他回身虚晃一脚,鸡随即四散逃去,旋即又寻空追来,韩祥来拖着酸麻的老腿,气闷哼哼的摔门进屋。

    当下,韩祥来决定明天进一趟城。就去县中医院,把自己这陈年老病好好瞧瞧。不瞧还真不行了,就这整天病歪歪的,哪是歇下来的时候,农时可不等人哪!

    进得屋来,韩祥来犹豫再三,还是决定明天再进城。一是考虑,休息一天,如果腰腿疼轻点儿,那就不去城里,庄户人家挣钱不容易,那钱可都是从土坷垃里一点儿一点儿死抠出来的,能省一分是一分;否则,上顿有了打油的钱,可能一转眼,下顿就没了买盐的钱,这捉襟见肘的日子难熬着哩!二是病情实在不见好转,也好趁空儿把自己打扮打扮。眼下,社会上有些人就是怪,动不动以貌取人,庄户人好像天生身上就贴着个标签,不管走到哪儿,都不大受人待见。远的不说,但就坐个公交车,就有人像躲瘟神一样躲着你,仿佛是庄户人,身上就少不了葱花儿味儿;是葱花味儿,闻见就得让人得过敏性鼻炎一样。

    韩祥来,费力地半蹲在一只锈迹斑斑的铁桶前,赤条条的把自己上上下下浑身洗了个遍,最后还不忘拿香皂在自己身上狠狠涂抹了几遍,唯恐明天进城时,那丢人现眼的葱花味儿,真不知啥时候会不合时宜的冒出来,一下给自己难堪。待仔细刮掉脚后跟儿上的老茧,擦拭干净,然后穿上一双半新不旧的棉袜,准备工作才算是完成。一番折腾,韩祥来看起来有些气喘,毕竟年纪不饶人啊!何况自己还是有病在身,他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第二天一大早,韩祥来没敢动刀筷,就怕沾惹异味儿。他胡乱地往嘴里塞了几块冷馍,顺势喝了几口昨晚吃剩的小米粥,一顿早饭这就总算打发了。他把面前的碗筷顺手一推,顾不得收拾,就随手提起有些老旧,但还算整洁的人造革提包,匆匆别过村里早出工的人们,在一行人异样的眼神中,向村外八公里的公交车站点走去。

     来到目的地,联运的镇公交车已停靠在那里。农忙时节,车上人不多,连韩祥来算上,超不过七个人。有四个学生模样的人,打从上车那会儿起,他们的头就紧挨着手机,始终没见挪开一会儿。还有一个体态发福的中年男子,只见时不时地甩着手腕上明晃晃的金表,自顾自的大声打着电话。韩祥来挑了一个后排靠窗的座位,按住椅背坐定,趁势拿眼瞄了一下前排坐着的一位老年妇女,那人看起来像是去城里给儿女照看孩子的。就在她的脚跟旁,放着一兜春韭,那鲜菜味儿特别浓,是特别能勾起人们食欲的那种。女人脚穿一双高筒红色马靴,鞋面儿有些蜕皮,用了很重的鞋油儿遮盖,但仍显破旧,那鞋油味儿很冲,混杂着韭菜味儿,一时间,充斥着车厢后半截儿。韩祥来又望了一眼眼前的这位女人,不禁为她有些担心,你这样做,未免也太出格了吧,就不怕车上人说闲话?但就看目前车上这阵势,还不够分明吗,人家可都在远远躲着你呢。

     公交车一路走走停停,停停靠靠,颇有耐心的在四处寻找客源。差不多耗了二十多分钟,也没再等来一个顾客,客车也就随即提速,向下一站驰去。韩祥来正了正酸胀的身子,正在暗自庆幸车子终于加快时,谁曾想,客车突然来了一个急刹车,嘶鸣着停靠在了另一辆公交车前。只听车上的司机大声嚷嚷着:“大家都快下车,到另一辆车上去,那一趟车先走!”“金表男”显得很不情愿,高声嘟嘟哝哝:“这是倒腾货物还是咋的?倒腾来倒腾去的,烦不烦人!”司机听闻,倒也见怪不怪,一脸的风轻云淡,并无刻意搭话。只是在心里暗想:“爱咋的咋的,你牛什么牛!天下有本事的都去开法拉利了,谁还稀罕坐这破公交车?你今天既然愿坐,那就说明你小子没本事。那怨得着谁儿?一车让我就拉这么三五个人,去挣仨核桃俩枣的,你叫我拿什么去养活老婆孩子?哼!”韩祥来虽然也心生憋屈,但却没敢声张,他不想惹事儿,只是识趣的尾随众人,乖乖地去了下一趟车。

     众人刚走上下一趟车,身子尚未站稳,就听一个硬邦邦的声音甩了过来:“不能把韭菜带到车上,还要不要别人坐车了!”韩祥来抬头,就见公交车司机透出车窗,阴沉着脸,拿眼狠狠盯着老年妇女,看他那脸色,比春天的韭菜还要绿上几分。老年妇女闻听,不禁打了一个寒噤,扭捏着身子,四下慌张寻找起车内放菜的角落。韩祥来此时已被堵在车门下的踏板上,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司机见状急了,再次急匆匆地吼道:“还磨蹭什么?下车把菜扔到车后背箱里去!看你年纪大了,这次就这么算了,绝没下次!”老年妇女唯唯诺诺,赶忙陪着笑脸,下车随司机把菜放好。她还想再恭维司机两句,但还没出口,她就见车厢后盖“咚”的一声合上了,老妇人的嘴巴惊得半天没合上。谁知司机一扭身,又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今后行事儿多考虑考虑别人!”老妇人闻听无语,心想:哼!别人,怕不就是你自己,得罪了乘客,你就少挣钱了。人咋都这样儿?只会钻钱眼儿?也怪自己多事儿,要不是碍于情面,爽快答应给邻居捎点儿时令菜,好给他挑嘴的儿媳解解馋,也就不会平白无故惹这一顿晦气了。

    公交车一路向县城驶去,途中又陆陆续续上了几个乘客,由于是来回 倒车,车上的空位本来已经就不多,再加上耐不住性子等市内公交的人,一时兴起,就有人伺机搭乘了这趟公交,这下倒好,一下整个客厢变得像灌装的沙丁鱼一样,乘客被生生地挤在了一块。但也有例外,那就是老年妇女旁边的那个空位,一直闲在那里,没人肯坐到那边去,人们宁愿站着摇来晃去,也不愿屈就,那儿似乎沾惹了什么传染病毒似的。

     车进站,下车,韩祥来第一个要做事就是先去上厕所。市客运站人流多,厕所好找,不用愁认不出哪是小辫,哪又是光头的男女间,只要盯好男人们进出的间,进去准没错,省的到时候内急时,辨不清男女间,误打误撞闹笑话。韩祥来痛快淋漓的解决完小便,也学着周围人们的做法,顺手拧开水龙头冲刷便池中的尿液。起身来到洗手间,洗了把手甩甩,抬手整了整衣服,于是他便向出站口走去。刚踏上候车区,走了没几步,就见迎面走来了一个女清洁员,一直盯着自己的脚下看,只看得韩祥来有些窘迫。韩祥来一时竟僵住了,随即下意识的低头去看自己的双脚,生怕自己的脚上的泥,给自己惹上麻烦。转念一想:这不能呢?途中自己可就只倒了一次车,那还是在柏油路上,脚上绝不会粘上泥的。低头再看,韩祥来不禁哑然失笑:原来,早上走得匆忙,准备的鞋垫换错了,一只脏兮兮的鞋垫儿,不知什么时候,滑稽得像鳄鱼的嘴巴,兀自在脚面上伸来伸去。韩祥来顿生尴尬,来不及多想,麻利地弯腰取出鞋垫,顺势直腰把它塞进裤子口袋里,还不忘用力往里按了按。然后一脸的窘迫,滑稽地走出了候车大厅。

    站外,出租车司机,在热情地招呼着仪表不俗的乘客。熙熙攘攘的人流,第一时间里,被一张张阳光灿烂的笑脸接走。韩祥来有意绕过几辆摩的,径自来到公交站牌前,抬眼看了看中医院的大致线路,他随后就拖着酸胀的腿,歪歪斜斜地一路向中医院走去。

     来到医院门诊,韩祥来就见今天就诊的人并不多。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如今人们看中医门诊的并不多。虽然天才半晌,但医院却是门可罗雀。进得门前,韩祥来小心翼翼地走进门诊室。就听一个女大夫问了一声:“有医保吗?”韩祥来陪着笑脸赶紧答话:“没赶得上入呢?”其实此时,韩祥来说了假话,不是没来得及入,确切的说是他没想入,他一直心存侥幸心理,总以为,年年交医保费,自己说不上啥时用得上,划不来。又听女大夫“哦 !”了一声,头仍埋进那一圈瀑发里,一对很圆的黑眼圈儿,使劲儿凑近手机,迟迟不肯挪开。过了好一会儿,只见她捋了一下自己的一头秀发,勉强露出半张画过浓妆的脸,侧过头向韩祥来扫了一眼,漫不经心的拿笔在指尖上优雅的转了几圈儿,然后拖过眼前的一张处方签,淡淡地问道:“你这是得了什么病?”韩祥来心想:瞧这话问的,要是自己知道得了什么病,我还用得着大老远跑你这儿来瞧?不过,他想虽然这么想,那只不过是刹那间的事儿,他可不敢造次,这一路上的光景,可把他折磨得够呛。就听韩祥来老实地回答:“俺也不知咋回事?就觉得这几天腰腿疼得厉害!”女大夫闻听,又淡淡的“哦”了一声,接着问道:“叫什么名字?”“韩祥来”。这时,女大夫没了先前的淡定,有些愠怒地看着韩祥来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病,还想来干什么?”韩祥来一琢磨,心想女大夫误会了,就赶紧回答说:“俺的名字就叫韩祥来,韩湘子的韩,吉祥的祥,来回的来”。说完,韩祥来还试图在诊桌上的报纸上再写一遍证实下,就见女大夫显得有些不耐烦,大声大气的说:“好了好了!知道了!今年多大?”韩祥来一一答着问话,不大一会,女大夫就把一张龙飞凤舞的处方签,随手扔到韩祥来的面前,随后埋下头悠悠地说:“到隔壁去抓几副药,回家养几天就好了。”韩祥来还想再问些什么,就见女大夫又将半边脸自顾自的埋进瀑布里,还不忘向韩祥来丢出一句,“都这么大年纪了,也不知道入个医保,是钱重要,还是命重要!”,韩祥来本想就病情再细问几句,不曾想,冷不丁吃了个鳖,也就只得作罢,悻悻地走出门去。

     走出医院门口,韩祥来顿觉两腿灌满了铅,竟一时挪动不得,非但如此,就觉那股痛疼兀自向上蔓延,直至堵在心口那儿,让他一时不知所措。

   返城后,人们传说,韩祥来又添了心口疼,据说这次还病得不轻。

 

 

【荷塘文集】第八集 《小说作品》  标题      --作者: - 荷塘文集 - 佳作有赐 美文共赏

 

【读后感】 小说以一个农民的视觉叙述了一个农民老韩进城就医的简单事件,塑造了淳朴的农民形象,揭示了城乡间巨大的差别和城里人势利心理。语言平实,叙述清晰,尤其是细节真实,不失为一篇好文章。

      略感不足的是未对势利眼现象从思想深处进行挖掘。

      推荐!                        (编者:四页)


                                             原文地址

http://blog.163.com/shiwg65@126/blog/static/884990792016102104133648/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